鸭血添加福尔马林,黑心商家被判刑,你还敢吃吗?



49日上午,重庆江津法院对被告人王某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一案进行了公开宣判。

某添加福尔马林制作生产了“碗碗鸭血”160碗和“坨坨猪血”100余斤,“碗碗鸭血”"以每碗1元的价格贩卖到火锅店及市场,“坨坨猪血”以每斤1元的价格在市场零售70斤左右、剩余30余斤被查获。

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江津区分局执法人员对查获的“坨坨猪血”以及王某出售至火锅店的“碗碗鸭血”进行抽样送检。经检验,被告人王某制作的“坨坨猪血”和“碗碗鸭血”中均检测出一类致癌物甲醛成分。

2018年5月25日,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江津区分局将王某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一案移送江津区公安局办理。王某主动到江津区公安局双福派出所投案并实供述其犯罪事实。2018年5月15日、5月16日、5月17日,王在生产血旺过程中均添加了福尔马林溶液,其销售金额最低为1030元。

2019年4月9日,重庆江津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決,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10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禁止王某在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3年内从事与食品加工、销售有关的职业;判处王某于判決生效后10日内在市级媒体上公开道歉和支付其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价格的10倍赔偿金10300元。该案系重庆市首例涉食品安全领域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京悦说法:


根据现行刑法第144条的规定,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是指违反我国食品卫生管理法规,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或者销售明知掺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行为。


2011年10月8日,卫生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有关问题的复函,明确规定甲醛等23种物质,不得作为食品用加工助剂生产经营和使用。2011年11月4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印发《关于食品添加剂对羟基苯甲酸丙酯等33种产品监管工作的公告》,该公告规定,甲醛等33种产品禁止作为食品添加剂出厂销售,食品生产企业禁止使用。


在司法实践中,行为人实施本罪,首先掺入的是有毒、有害物质。如制酒时加入工业酒精加工成食用酒,在汽水中加入国家严禁使用的色素,还有的在牛奶中加入石灰水等等。其次,行为人掺入的是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即这些物质是根本不能食用的原料。如用工业酒精兑制白酒,在牛奶中掺入石灰水,在香油中掺入柴油,用工业盐酸制造酱油等等。如果行为人掺入的是食品原料,尽管可能有一定的毒性、有一定的害处,也不构成本罪。


构成本罪依据具体情形可分别承担如下刑事责任:


1、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或者销售明知掺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指:(一)造成轻伤以上伤害的;(二)造成轻度残疾或者中度残疾的;(三)造成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或者严重功能障碍的;(四)造成十人以上严重食物中毒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的;(五)其他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情形。


2、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患,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

(一)生产、销售金额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

(二)生产、销售金额十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有毒、有害食品的数量较大或者生产、销售持续时间较长的;

(三)生产、销售金额十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属于婴幼儿食品的;

(四)生产、销售金额十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一年内曾因危害食品安全违法犯罪活动受过行政处罚或者刑事处罚的;

(五)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毒害性强或者含量高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3、致人死亡或者对人体健康造成特别严重危害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销售金额50%以上2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生产、销售金额五十万元以上,或者具有本解释第四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的“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4、单位犯本罪的,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依上述规定处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一般应当依法判处生产、销售金额二倍以上的罚金。


结 束 语

重庆“毒鸭血”事件一出来,作为火锅之城的川渝,立马引起了轩然大波。更多的人认为法院应该严判重判。法律制裁特例,道德约束群体。商人道德底线的滑落,使得这样的悲剧一而再二三的发生。人类社会的生态链条上,大家彼此依存。如果为了一己利益不择手段,到头来,自己也会成为受害者。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分享到: